北齐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博客 BLOG<返回博客列表页
天涯何处无芳草
2016-12-15 15:57
分类: 杂谈

花褪残红青杏小

燕子来时,绿水人家绕。

枝上柳绵吹又少,

天涯何处无芳草。

这是苏轼的《蝶恋花·春景》的上半阕。一般的解释是这样的:春天将尽,百花凋零,杏树上已经长出了青涩的果实。燕子飞过天空,清澈的河流围绕着村落人家。柳枝上的柳絮已被吹得越来越少,怛不要担心,到处都可见茂盛的芳草(百度)。“天涯何处无芳草”更被视为苏轼达观人生观的象征和对世人的安慰。

但这是错误的。

这是一首伤春词。百花凋零,春天已逝,曾经娇艳美丽的杏花被青杏取代。绿水汤汤,水边的柳树上,柳绵已将吹尽。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青草。

换成俗话,就是一句话:花没了。再延伸一下就是:时间(青春)没了。

只有这样理解,才能明白为什么接下来是这样的内容:

墙里秋千墙外道。

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

笑渐不闻声渐悄。

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
佳人在自家园子里荡秋千,被外边的行人(公子?)看到。行人表达爱慕之情,却惹恼佳人,被视为轻薄。佳人也收拾回避了,只剩下行人在风中惆怅。

这首词之所以被广泛误读,原因在于“芳草”二字。“芳草”在现代汉语语境中是一个正能量的词,但在古汉语语境中不是。在古汉语语境中,“草”与花是相对的。当花作为意象成为春天、青春、繁华的代表时,草也就成为春逝、衰老、衰落甚至荒凉的代表。“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。”草又生出来了,都长高了,王孙却还没有归来。感慨的是时间之久。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”感慨的是战乱之后城市的荒败。“远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”,就更是直言了。“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”,前边是“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”,后边是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,表达的是什么情绪,就很明显了吧。

中国文化讲究中庸含蓄,诗歌讲究蕴藉隽永,所谓意在言外、意味深长。“草”这样一个代表伤逝意象的负性词汇,冠以“芳”字,是文人的优雅与幽默。

关于草最著名的诗,当属白居易的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:

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

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远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。

又送王孙去,萋萋满别情。

也是被误读最著名的诗之一。本来是描写恶草难除,却被广泛解读成芳草顽强,也是令人沉醉。但语言文化本来就是发展的,意象自然也会随着社会文化心境的变化而转换。“草”的意象转换正是从白居易这首诗开始的。很多时候,尤其是浅幼读物里,这首诗被简化为前四句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 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这就形成一个与全诗完全不同的、另一个完整的意境,一个虽然艰苦、短暂却生生不息的意境,关于顽强生存的草的新的意象于是横空出世。

花是美丽、美好、高贵(还可以有许多美的形容词),但也是短暂、易逝的,正如人的青春,所以弥足珍贵。但花和青春既然短暂易逝,非花和非青春才是常态,正如无处不在却又朴实无华的草。当诗人把注意力放到草上,就立即发现,其实草更有其值得敬重的品质:它们不需要特别养护,却拥有无限的生命力。

何必为花(青春)的易逝而悲伤?在比花(青春)更常态的生命历程中,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、不知不觉中铺满天涯、拥有无限生命力的草,才更可贵,更具有榜样的力量。

这才是“天涯何处无芳草”的意义所在。

说来白居易的诗讲究“虽妇孺皆能解”,却最被误读,除了这首,最著名的是《长恨歌》。但那是另一个题目了。



标签:
  • 浏览: 177

  • 收藏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评论

暂无评论

博客分类

文件归档

访问量

今日 (0)

总访问量 (0)

热门博客主
重磅博文
<
>